第五十七章 封印

作者:骁骑校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二十岁的刘彦直驱车前行,进入一条寂静的林荫道,树影婆娑,蝉鸣不断,路上没有其他行人车辆,只有他一辆孤零零的自行车,待业青年还沉浸在亲眼目睹离奇车祸的兴奋中,没有注意到道路上的异常。

    这条林荫道左侧是山,右侧是河,双向两车道,路边种满法桐树,夏天枝叶繁茂,荫凉僻静,但这个时间段,路上不可能没有其他车辆,这是因为路的尽头被一辆厢式货车拦住了,穿武警衣服的彪悍男子制止任何人进入。

    当刘彦直进入林荫道后,路的进口也被两辆面包车挡住,车上下来几个武警战士,戴着“执勤”字样的红袖章,封锁了交通,禁止车辆行人进入。

    一无所知的刘彦直无忧无虑的哼着歌,蹬着自行车飞驰在柏油路上,时不时来个潇洒的大撒把,年轻就是好,什么找工作找对象进修补习上大专,统统抛诸脑后,待会儿找到同学吹牛聊天,下午去淮江游泳,把青春和荷尔蒙一并挥霍,日子长着呢,脑子抽抽了才去想不可预知的未来。

    前路不通,一辆厢式货车横在路上,大概是施工单位在修路吧,刘彦直继续前行,他是自行车,只要有几十厘米的空儿就能钻过去,但是忽然他看到了匪夷所思的一幕。

    四个身高两米以上的彪形大汉,都穿着清一色的黑风衣,戴黑超墨镜,大夏天穿长到脚脖子的黑风衣这是什么鬼?难不成是拍电影?刘彦直下意识的两手紧握刹车把,单脚点地,回头望去,想寻找摄像机。

    后面没有摄像机,只有同样造型的四名黑超特警,手中都拿着他不认识的武器。

    刘彦直懵了,他只是一个二线省会城市的待业青年,这些人不可能是冲着他来的,或许是自己不经意被卷入什么重大事件了?

    时空特警们早已确认了他的身份,但依照程序还是要例行询问一下。

    “你是刘彦直?”一名特警问道,声音冷冰冰的,火热的季节令人胆寒。

    刘彦直不由自主的点点头,紧接着他就看到那些黑衣人哗啦哗啦拉着枪栓。

    看过至少一百部枪战vcd片的刘彦直岂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把自行车一丢,飞快的向山上跑去,但是再快的腿也跑不过子弹,一枚麻醉弹击中了他,大剂量的毒剂快速注入肌肉,弥漫到全身,等特警们围过来检查瞳孔和脉搏的时候,刘彦直已经不行了。

    但时空特警还是给他又注射了一针毒蛇唾液提炼的生物碱毒剂,确保刘彦直血液凝固,死的彻底,完了将他放入黑色塑胶袋,装进卡车拉走,运到淮江边上一把火烧成灰撒进江里,这才算结束任务。

    这也不是正版的历史,还无疑问这一批人马是姬宇乾派出的,时代又向后延展了,这时候姬宇乾已经彻底掌握了穿越技术,建立了时空管理局,黑衣特警们任意游走在历史长河中,神挡杀神,佛挡**。

    天空之眼继续观察,果不其然,那些撒进江里被鱼吃进肚子的骨灰又回到了江边,焚化过程倒着演进,骨灰变成了尸体,尸体回到车上,送回林荫道,又变成了骑在自行车上的刘彦直,而那些车辆和时空特警,则从未出现过。

    年轻的刘彦直吹着口哨通过了林荫道。

    天上的刘彦直明白了,这是姬宇乾自己阻止了这次行动,这时候姬宇乾已经身处2531年的位面了,他知道了自己是刘彦直的克隆体,杀掉20岁的刘彦直,姬宇乾就不会出生,新人类计划就不复存在,神的世界从源头就被切断,一切宏图抱负全部落空,所以,姬宇乾必须保证刘彦直的存活,不但自己不能杀这个人,更要防备其他人来杀。

    正版的历史将会在自己手中完成,天上的刘彦直暗暗思忖,也唯有自己才有资格封印年轻的自己。

    一辆跃进130卡车疾驰而来,这是一个漫长的下坡,司机点了几下刹车,额头上汗就下来了,刹车失灵!他试图用减档来强行减速停车,可是档把如同焊死一样动不了,连方向盘都纹丝不动。

    司机急了,右脚猛踩制动踏板,双手用力转动方向盘向路边行道树撞去,他是有着二十年驾龄的老司机,深知这时候不能慌,撞什么都行,就是别撞人。

    方向盘依然不动,就在司机用尽全身力气的一刻,却突然松动,而且方向轻的好像进口的日本小轿车,用力太猛,卡车瞬间失控来了个漂移甩尾,一阵乱响,终于停下了。

    司机擦一把冷汗,幸亏没撞到人,也没伤到车,他正想对着挂在驾驶室里的**像拜拜,忽然看到后视镜里好像有什么,仔细一看,竟然是个人!再远点还有倒在地上的自行车。

    完了完了,撞到人了,司机急忙下车查看,被撞的是个二十郎当岁的小伙子,摸摸鼻息,似乎还有,但是人已经休克,而且看起来伤的不轻,搞不好一辈子坐轮椅。

    司机的脑子迅速盘算起来,把人撞残废了,要保护养伤一辈子,不知道多少钱砸进去,把人撞死,最多赔四五万块钱,长痛不如短痛,这个路段正巧没人,他奔回卡车,跳上驾驶室,挂倒挡倒车,准备将那青年碾死拉倒,一了百了。

    卡车这会儿似乎恢复了正常,方向盘好使了,不再锈死也不打滑,制动也有效了,挂档也没问题,司机没空考虑这些,他现在一门心思就是把人碾死,可是倒车却又倒不动了,看看后视镜,大跌眼镜,竟然有人硬生生把卡车挡住了。

    一个身高两米以上的大汉,单手按着卡车车厢,任凭车轮在地上打滑冒出青烟,寸步难行。

    司机吓傻了,既然有目击者,杀人灭口的念头就消了,毕竟杀人偿命,他熄火停车,下车去看,那彪形大汉却无影无踪了,只看到地上有两个四十八码的鞋印深深陷在柏油路面里。

    一辆交警摩托开了过来,车祸现场如此清晰明了,司机想赖账都不行,只能认栽。

    交警依照程序处理,叫来救护车把伤者送医院抢救,扣了司机的驾照和行驶证,事故处理大队的人过来勘测现场,暂扣车辆。

    昏迷的刘彦直被救护车拉到近江医科大附院急诊室抢救,医生发现伤势主要集中在头部,颅内大出血,需要进行开颅手术,可是没有家属签字不能做手术,伤员身上又没有证件,谁也不敢拍板做主,只能搁在担架上等着。

    当刘彦直的父母从电视上看到寻人启事后赶过来的时候,最佳治疗时间已经过去了,医生说伤员脑部创伤严重,可能治不好了,但这不是脑死亡,病人还有呼吸,眼睛还能睁开,但智能思想情感功能已经不具备了,通俗来说,就是植物人。

    刘母当场就昏厥了,刘父很坚强,问医生有多少恢复的可能性。

    医生斟酌着说万分之一吧,亲人经常在旁边说说话,放点音乐,应许能唤醒,但唤醒过来也就是四五岁小孩的智商,不可能完全恢复。

    “就算十万分之一的希望,我们也不放弃。”刘父坚定的说,他想起早上儿子看电视的情景,不禁后悔万分,那是父子最后一次对话,竟然是以训斥结尾。

    刘家工薪阶层,积蓄不过一万多块钱,全部拿出来也只能维持一段时间,幸好肇事者被交警当场逮住了,跑不了。

    刘母留在医院照顾儿子,刘父去和肇事者交涉赔钱事宜,他根据交警提供的地址找到了运输公司,对方却耍起了无赖,只象征性的拿出三千块钱来,说这事儿不怨我们,冤有头债有主,你找具体开车撞你儿子的人去。

    那司机听说把人撞成了植物人,吓得连夜跑了,交警也找不到人,俗话说得好,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运输公司作为司机的工作单位,该承担这个责任,但是问题来了,这单位不是国营的,是个体承包的,而且承包者叫龙开江,据说是混社会的,胡搅蛮缠最在行,他不讹人就是好的,岂能容忍别人敲他的竹杠。

    刘父是个老实巴交的工人,没和黑社会打过交道,但是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他豁出去了,第二天带着茶缸子和小板凳,继续去堵龙氏运输公司的门。

    运输公司门市部,几条大汉围坐在八仙桌旁打麻将,他们都赤着膊,身上刺龙画虎,腰间挂着摩托罗拉大汉显的bp机,拴传呼机的链子很粗,金色的,晃眼得很。

    见昨天来闹过一场的人又来了,大汉们把麻将一推,横眉冷目准备动手,他们和辖区派出所的关系很好,所长副所长都是龙哥的拜把子兄弟,把人揍一顿就算白揍,报警都没用。

    正要动手,一辆桑塔纳2000轿车疾驰而至,龙开江一身冰丝梦特娇t恤,腰系金利来皮带,手腕子上是明晃晃的劳力士手表,手里拿着爱立信788手机,一边大声打着电话,一边用手势示意兄弟们不要动手。

    “刘师傅是吧,事儿我听说了,昨天在外地出差,今天刚赶过来,你放心,不管花费多少钱,我都出。”龙开江对刘父和颜悦色道。

    刘父不信,他认为对方甜言蜜语只为把自己骗走。

    可是龙开江回到车里,从后座上拎出一个提包来,拉开拉链,里面全是钞票,零的整的都有。

    “这些你先拿去用,不够再说,对了,你点一下,给我写个收据就行。”龙开江说。

    刘父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但还是清点了钞票,差不多八万块,足够一段时间开销的了。

    在这个过程中,龙开江的手机始终处于通话状态,等刘父拿了钱走,龙开江才哭丧着脸对着手机话筒说:“可以把我孩子放了吧?”
其他书友在看:我的23岁双胞胎老婆 贴心丹王 名门止步:黑帝的复制宠儿 六宫无妃 女神的近身护卫 婚后相爱:腹黑老公爆萌妻 总裁诱妻入局 撒旦缠情:女人乖乖让我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