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生存游戏

作者:骁骑校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刘彦直闻声出来,也看到了酷似胡半仙的男子,毋庸置疑,这就是那个半人半狐狸的妖精,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

    胡半仙被刘彦直一把拽进了房间,吓得不知所措,但并未化作狐狸逃走,而是紧张兮兮的不断辩解:“我没有钱,我没有灵丹。”

    原来胡半仙真名叫做胡松,原来是保险公司的统计员,因为投资失败导致破产,妻离子散,工作也丢了,现在是大家乐超级赌场的小职员,单身住在这座大厦里,每天提心吊胆,怕的就是被恶邻骚扰,虽然他没钱,但身上的基因和器官还是值钱的,而黑市交易中,器官买卖历来是最红火的。

    刘彦直拍拍胡半仙的肩膀以示安慰:“放心,我们不会害你,你在赌场具体做什么工作?”

    “网管,我是赌场脑联网的网管,负责向全世界的赌客发送即时动态。”胡松说。

    “就是你了!”刘彦直一把将瘫在地上的胡松提了起来,“打败姬宇乾,你是不可缺少的环节。”

    “你们疯了吧……”胡松越发肯定这些人不正常。

    ……

    大家乐超级赌场是遍布全球的连锁企业,主营博彩业,这个时代的博彩业和娱乐业密不可分,主要有几种形式,笼斗,超级赛道和生存游戏。

    顾名思义,笼斗就是在限定空间内你死我活的角斗,类似于古罗马的斗兽场,比赛双方可以是人,半兽人或者任何妖人,不分等级种类,无任何限制。

    超级赛道则是一种大型的,正规的竞技娱乐,有类似于f1赛场那样的大型赛场,选手乘坐着千奇百怪的载具,一边激烈搏斗,一边冲向终点,这种比赛往往是高科技设备和基因武器决定胜负,有大公司在背后赞助站台,充斥着广告和赞助商的名字,冠军赢得巨额奖金和大量代言广告。

    第三种生存游戏的场面更大,规则更加残酷,可以是荒原,可以是孤岛,可以是一片无人的废墟,十个以上的选手分组互相搏杀,不允许投降,要么全灭,要么全胜,这也是全球人类最热爱的娱乐项目,观众在脑联网中以第一视角观看比赛,与选手同悲欢共命运,选择哪个选手就使用哪个选手的视角,并且下注,赢了就一夜暴富,输了就血本无归。

    这些都是刘彦直研究透彻的情报,赌场体系遍布全球,覆盖人口数量极大,而且拥有独特的第一视角观影系统,这正是他需要的,只是一直没来得及和赌场的人接洽而已。

    次日一早,刘彦直等人乘坐轨道交通工具进入大上海城区,这儿和郊外那种灰暗破败的贫民窟截然不同,玻璃幕墙的高楼大厦和交错复杂的悬浮式轨道车构建了一幅未来城市的壮阔画面,虽然不能天庭相提并论,这也是最繁华的殖民地了。

    大家乐超级赌场位于江畔一栋大厦内,这不是传统的赌场,更像是一家互联网公司,后现代主义的建筑风格,络绎不绝的人流进进出出,部分是工作人员,更多的是前来报名的竞赛者。

    生存游戏是最火的娱乐节目,胜出者往往并不是身体最强壮的队伍,有时候一个智慧的领导者,一个擅长煽动鼓劲的女性,都是制胜的关键,所以选择很重要。

    再过三天,全球娱乐公司将会发布近年来最震撼人心的生存游戏,超级大制作,大阵容,大场面,游戏参与人数超过千人,由一百支队伍组成,其中包括前十届生存游戏的冠军队,所以注定精彩激烈,至于其他队伍,也不排除黑马出现,毕竟赢了就是超级富豪,在这个活着都不知道为什么的年代,豁出命来搏一把是最好的选择。

    报名者人头攒动,其中不乏妖人出没,甚至看到了那晚在窗外出现的雷震子,组织者对选手没有任何限制,不管你是变异人还是基因躯壳,或者是没正式身份的抵抗者后裔,只要你能喘气,自愿参加报名,就能参与这一人类盛事。

    站在熙熙攘攘的妖魔鬼怪中,党爱国突发奇想:“伙计们,你们觉得这像不像星光大道报名现场啊?”

    大家哑然失笑,这是只有他们才能明白的梗。

    终于轮到他们几个报名了,参赛队伍可以自由组合,以十人为上限,刘彦直的队伍包括刘汉东、党爱国、关璐甄悦,另外申报了宠物辅助项目,所有名字都是杜撰的。

    在介绍人一栏里,刘彦直填的是胡松的名字,这样如果他们赢了的话,胡松也会得到一笔丰厚的奖金。

    “把你所有的钱都押在我们身上,保你发财。”刘彦直对胡松说。

    胡松苦笑:“你们才不会赢,第一轮就会被干掉,我虽然只是小职员,但内幕也知道一些。”

    “比如什么?”

    “这里面的黑幕超乎你的想象。”胡松压低声音说,“那些冠军队背后都有大财阀甚至是天庭的神族支持,利益关系错综复杂,普通人进入这个游戏只有炮灰一个下场,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是朋友我才告诉你们的。”

    室外的天空中,是巨幅的全息虚拟影像海报,历届冠军的形象和他们的荣誉列表,一串串血红的数字代表他们杀戮的人数,每一个往届选手都是从尸山血海里杀出来的魔鬼,他们早已没了最初的名字,取而代之的是各种名震江湖的代号,诸如“魔鬼屠夫”、“最终杀手”、“人头收割机”、“嗜血者”这样残酷无情的,也有“永恒王者”、“战神”、“成吉思汗”这样逼格满满的,冠军们的形象经过专业团队的打造,身穿特制铠甲袍服,威风凛凛,不可一世。

    “记住,押我赢。”刘彦直再次叮嘱胡松。

    ……

    三天后,生存游戏正式开始,所有参赛者统一来到娱乐公司指定的出发现场,与上次不同的是,这回选手们都穿了行头,带了兵器,更加是群魔乱舞,乌烟瘴气,在众多妖人和杀人狂魔中,也有不少看起来很普通的人,他们是真正的炮灰,在第一轮杀戮中就会死去,但他们死而无憾,在游戏中死去总比像一只老鼠那样无声无息的死去强得多。

    每一个选手都佩戴了传感器和信号发射装置,这样全球观众就能通过他们的视角来观看整个杀戮战场,体验利刃划过敌人咽喉,肾上腺素急剧分泌的快感,当然这得是选对了角色,如果不幸选择了某位炮灰,就只能体验被人宰杀的恐惧和绝望了。

    全球的赌博公司都开盘了,根据选手的实力和资历,赔率各不相同,刘彦直这一组名字取得很霸气,叫弑神小队,但是基本没人押他们赢,除了一些随即下注妄想逮到黑马的赌客。

    每一组选手都进入了空投箱,被大型旋翼机带往角逐地点,殖民地不允许飞行器存在,这些旋翼机是天庭特批的,专门用于生存游戏,神域的统治者用心良苦,期望以这种血腥残酷的游戏排解人类日益增长的生存压力,让他们入迷,让他们发狂,让他们沉醉其中,就不会思考活着是为什么这样的哲学问题了。

    短暂的空运时间后,一百个空投箱冉冉落下,在降落伞的缓冲力下落在了地面上,舱门打开,弑神小队的队员们走了出来。

    四野茫茫,黄色的蒿草足有一人多高,看不到边际,谁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这儿应该是崇明岛。”刘彦直道,“让我们开始孤岛求生游戏吧。”

    刘汉东碰了碰他的胳膊:“直哥,好像我们运气不太好。”

    刘彦直扭头看去,距离他们不到二百米的地方有一个空投箱刚打开,从里面走出来的是“人头收割机”小队,这帮人身材都极其壮硕,全身刺绣纹身,狰狞至极,手持钢斧和链锯,还用铁链牵着三头比狮子略小的獒犬,血盆大口里喷发着腥臭气,隔着那么远都能闻到,那是腐肉的味道。

    “完了,他们死定了。” 使用刘彦直视角观看游戏进程的胡松哀叹一声,关闭了信息传送,他是脑联网管理员,可以任意切换游戏视角,关闭传送只是不想体验被杀的感觉。

    生存游戏的精彩离不开金牌解说员,在总控室大屏幕上,两位解说员口沫横飞的讲解着游戏。

    “最倒霉的莫过于弑神小组了,这是一个三男两女组成的新人队伍,很不幸他们的降落地点离树林太远,离死神太近,二百米外就是人头收割机小队,不出意外的话,五分钟后人头收割机小队的功劳簿上就要增加五个数字了,等等……我们看到了什么!弑神小队放出了宠物,一只可爱的小猴子,不!是一只杀人猴!会用棍子的杀人猴!”

    胡松抬头看去,室外巨大的全息影像屏上,“人头收割机”小队的形象被打了一个鲜红的叉叉,随即变成灰黑色,这代表该小组全灭。
其他书友在看:我的23岁双胞胎老婆 贴心丹王 名门止步:黑帝的复制宠儿 六宫无妃 女神的近身护卫 婚后相爱:腹黑老公爆萌妻 总裁诱妻入局 撒旦缠情:女人乖乖让我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