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赵当元傻眼了

作者:尘山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从始至终,白裙女子并未与景言说一句话,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景言。

    但是,景言却并不认为白裙女子只是碰巧经过这里,从而救了他。这天下间,确实有很多巧合存在,可景言却觉得,白裙女子,似乎一直在自己左右不远的地方。

    只是因为对方实力太过强大,强大到他根本就没有任何感应的地步。

    能够一招之间,就将暗夜金牌杀手击杀的存在,到底有多强,目前的景言也无法给出一个衡量。那样的强者,超出他太多太多。

    “连个感谢的机会都不给吗?”景言轻轻叹出一口气,摇了摇头。

    白裙女子的身份,景言想不清楚,所以也只能,暂时放下来。

    这一次,道灵境的暗夜杀手前来暗杀他,他虽然侥幸活了下来。但是,景言心中仍然生出个前所未有的紧迫感。他的实力,还是太低了一些,面对道灵境的强者,他毫无还手之力。

    “赵家!该死的赵家!”景言的目光,凝向远方的黑夜之中。双掌,轻轻的握成拳头。

    一年前,就有暗夜杀手想要景言的命,那一次只是一名普通的铜牌杀手。而这一次,却是道灵境的金牌杀手。下一次,又会是什么级别的杀手?

    实力!必须尽快提升实力!先天境界,显然远远不够应对将来可能遇到的困难!

    “这两柄短剑倒是不错,居然都是法器层次的武器!”

    景言将地面上,暗夜金牌杀手留下的东西拾取起来。

    暗夜杀手的肉身,是彻底化为尘埃了。但是,他使用的武器和空间戒指,都留了下来。

    两柄短剑,都是极其珍贵的法器,单单这两柄法器,价值就能达到数十万灵石。

    在须弥戒指内,还有十万灵石金卡,以及三十枚左右的极品灵石。

    这金牌杀手的全部身家,恐怕远远超过这个数字,但是杀手们外出行动,都不会将所有资源带在身上。这一点,景言也明白。

    即便如此,对收获景言也颇为满意了。

    他修炼消耗的资源实在是太大了,而现在辉煌丹楼,出售的都是一些药剂,尚未开始出售丹药。利润,终究是有限。

    而且,在丹楼购买药剂的,超过九成都是较为低级的药剂,高级药剂的销量,相对还是较少。高级药剂的利润才大,低级药剂利润相对较低。

    黎明的晨曦,姗姗而来。

    “景言你来的正好!”

    城主府,霍春阳快速进入会客室,见到景言就爽朗笑道。

    “城主大人有事?”景言惊愕道。

    “对,接到郡王府消息,三大学院考核将在一个月后开始。我们东临城的年轻武者,该出发了!”霍春阳看着景言说道。

    “景言,你来找我,也有事?”霍春阳话锋一转。

    “是有一件事,昨日,我被暗夜金牌杀手刺杀。”景言点了点头。

    他一大早过来找霍春阳,就是要说这件事。

    “什么?金牌杀手?”霍春阳大吃一惊。

    暗夜这个组织,霍春阳当然知道。对于金牌杀手所代表的意义,霍春阳同样一清二楚,他有些震惊的看着景言。他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暗杀组织,派出金牌杀手暗杀景言?这也太夸张了吧?若是暗杀自己的这个城主,那还差不多,暗杀景言,出动金牌杀手?

    “景言,你没看错吗?”霍春阳语气变得有些阴沉。

    他觉得景言应该是不会看错,景言也不大可能欺骗自己,但是,若是暗夜的金牌杀手动手刺杀景言,景言怎么还能安然无恙的站在他面前?

    昨日夜间,猎鹰暗杀景言,之后杀手被神秘女子一招击杀,几乎没有弄出什么动静,所以东临城并无关联的消息传开。霍春阳,也不知道这件事。

    若不是景言自己说,那霍春阳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这件事!

    “确实是金牌杀手身份无疑,是道灵境的强者。”景言点了点头,他也知道霍春阳心中疑惑,接着说道,“我能活着,是因为有人搭救,救我的人实力极强,还是一名女武者。若不是这女武者突然出现,那现在我已经死了。”

    “女武者?”霍春阳目光闪了闪,“莫非是白雪城主?”

    “不是白雪城主,如果是白雪城主,我肯定能认出来。而这名女武者,陌生的很。”景言摇摇头,具体的细节,景言也没有多说,比如这女武者戴着白色面纱之类的细节,景言觉得就算说出来,也没什么用处。

    “城主大人,这杀手,肯定是赵家人找来的。”景言几乎可以确定,杀手暗杀自己,与赵家有关。

    但是现在,他也没有直接的证据。

    “又是这个赵家,这赵当元,到底想做什么?将暗夜杀手,招来我东临城?可恶!”霍春阳也有些震怒。

    对赵家,霍春阳越来越不满了。

    “不过景言,若是没有确凿的证据,我也不好对赵家直接兴师问罪的。”霍春阳吸了口气,眉头微皱。他这话当然不是推脱,赵家的势力极大,霍春阳想要对赵家动手,也得有确凿的证据。并且,还需要通过郡王府这一关才行。如果直接对赵家动手,势必引起极大的反弹,到时候他这个城主,都未必能承受得住后果。

    “我也知道这一点,现在我确实还没有证据。那杀手已经死了,也不能招供出谁雇佣的他们。”景言摇摇头说。

    他来见霍春阳,也并不是要霍春阳为自己做主,对赵家兴师问罪。只是,他需要让霍春阳知道这一点,敲打敲打赵家。

    “这件事我知道了。”霍春阳点了点头,“景言,你回去准备一下,过几日,我们就出发前往蓝曲郡城。”

    “是!”景言应道。

    离开城主府后,景言没有直接回辉煌丹楼,而是到了赵家宅院门前。

    “闲杂人等,速速离开!”

    赵家护卫见到景言,脸色当然不太好看。现在赵家与景家的关系,势如水火,赵家的半个南区坊市,都被景家给弄走了。而景家得到南区坊市的关键,就是景言。

    赵家人若是见到景言,还能笑脸相迎,那才是怪事。

    “可笑,我在这里,与你们有什么关系?难道这大街,也是你赵家的?”景言冷笑着问。

    “当然不是。”护卫下意识的说。

    “既然大街不是你赵家的,我在这里,有什么问题?你赵家,还真是够霸道的啊,别人站在大街上,都碍着你们的事了?”景言嘲笑道。

    赵家护卫都微微一愣。

    赵家宅院之前,不允许一般武者逗留,这规矩也不是一天两天才存在的。以前,也有武者会在赵家宅院之前逗留,不过只要护卫驱赶一下,那些武者就会立刻离开。

    在东临城内,不怕赵家威势的武者,还真难以找到。

    而现在他们面对的景言,显然不太给赵家面子,并且景言,还占着道理。这大街,又不是属于赵家的,赵家凭什么不让其他人逗留?

    消息,很快就传到了赵家宅院之内。

    赵当元,心情愉悦,舒畅无比。这些日子,他寝食难安,做梦都想弄死景言。而昨夜,终于是达成了愿望,他当然觉得轻松无比。

    “族长今天心情很好的样子!”

    “是啊,多少天了,都没见到族长脸上有笑容,今天却一直脸带微笑。”

    “看来我们赵家,有喜事要发生。”

    “是该有喜事了,这一段时间,我赵家可是损失不小,那该死的景言,不断让我赵家丢脸。我赵家的名望,都受到很大打击!”

    “……”

    赵家的子弟,见到族长赵当元,都觉得族长心情很好的样子。

    “族长大人!”赵家护卫,匆匆奔跑到赵当元面前。

    “哦?有事?”赵当元看了看护卫,脸上带着笑容。

    其实,他也稍微的有些疑惑,就是那位暗夜的金牌杀手,昨天晚上离开后,就一直没有再露面。赵当元疑惑的就是,这位金牌杀手在成功暗杀景言后,也应该回到赵家,收取五万灵石的尾款才对。而这杀手,却没有再露面。

    不过,不管怎么样,都不是问题。赵当元一点都不觉得,道灵境的金牌杀手去暗杀景言,景言还能活下来。

    “族长大人,景家景言,一直在我赵家宅院之外逗留,还与我赵家护卫言语冲突,我们怎么办?”那护卫大声说道。

    这些护卫,当然不知道赵家族长昨天晚上与暗夜杀手会面,也不知道那杀手昨天夜间去暗杀景言。

    不仅是护卫,就整个赵家内,都没有几个人知道这件事。

    “呵呵……”赵当元下意识的轻轻一笑,而后眼睛就是一瞪圆,“你说什么?”

    他的语气,也一下子骤然升高了,眼珠子瞪圆盯着护卫。

    这护卫说的是什么?

    说景言,在赵家宅院之外逗留?什么意思?景言不是已经死了吗?

    赵当元今天一大早就在赵家宅院内溜达,就是想要听到关于景家景言昨夜死亡的消息。他估摸着,应该消息很快就会从辉煌丹楼传开,传遍整个东临城。

    可是现在,护卫却说,景家的景言在赵家宅院之外逗留。

    这特么的是什么情况?
其他书友在看:噬矿空间 棋祖 军火悍匪在异界 狂神魔尊 艳隋 时空迷失者 冰封之王 重生之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