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不给你脸

作者:尘山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想到当日在总管府,当着慕连天的面,他这张老脸被景言狠狠的扇过来,又扇过去,高兆海的心头就仿佛一根刺扎在那里。

    他这一辈子,都没有那么丢脸过。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面前的这个小兔崽子,这个该死的小畜生。

    高兆海看着景言的目光,无比的压抑。若不是因为慕连天的缘故,他真想在这里,亲手将这小畜生击杀!

    听到高兆海的话,景青竹,也气恼的很。

    虽然之前景言没有与她说太多,但是现在她也看得出来,景言可能是在什么时候得罪过高兆海,令高兆海耿耿于怀,一直想报复景言。

    现在高兆海,要方旭将景家蓝曲办事处从参加拍卖的名单中剔除,真正用意,就是报复景言。

    这样的手段,也太过下作了一点。

    景青竹脸色发青,咬着贝齿,很想当场大骂高兆海无耻。但是,她最终还是忍住了。

    因为,她还不知道这其中,所牵扯的事情具体情况是什么。而且,高兆海是丹师协会的主管,若是将此人彻底得罪了,景青竹也担心,会对整个景家造成难以承受的打击。如果是她自己,她倒是不在意,但她必须为景家考虑,为家族考虑。

    景青竹本就是很稳重的人,要不然也不能来蓝曲郡城负责景家的办事处。

    “方旭丹师,相信你也看得出来,高兆海是在存心报复对吧?”

    “我景言,与他高兆海,之前发生了一些不愉快。方旭丹师,还有诸位在场的丹师,你们不知道我与高兆海之间的不愉快是如何发生的,可能有人觉得,是我有错。但是我要说,从始至终,我都没有主动挑衅过高兆海。高兆海之所以如此对我怀恨在心,是因为我在丹道上,有他难以企及的地方,也正因为这一点,让他在咱们蓝曲郡城一位位高权重的人面前,丢了面子。”

    “所以,他就对我怀恨在心,想要除掉我。诸位一定也疑惑,我景言是从东临城来的,东临城只是蓝曲郡城地域内一个小城市,你们之中可能有人根本就没有听说过东临城。我就是这个小城市来的,准备参加本届三大学院考核,进入三大学院修炼,我没有什么大背景。”

    “高兆海这么恨我,他为何不直接动手除掉我呢?就是因为,有那位位高权重的人在,我帮了这位大人的忙,让高兆海投鼠忌器,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对我下手。诸位,你们都是聪明人,应该能看出,我说的都是真的。”

    “我现在想说的是,这个高兆海不敢对我明目张胆的下手,就通过这种手段,阻挠我景家人参加绿玉拍卖会。诸位,难道你们就不觉得,这个高兆海太过卑鄙无耻了吗?这样的人,适合成为丹师协会的主管吗?”

    景言,高昂的声音,快速的说出这番话。

    他没有直接回应高兆海,而是选择说出这番话。当然,他也是有目的的。他要先在众人心中,种下一颗种子。要让这些人知道,高兆海的行为,完全没有道理。

    听到景言的话,房间内的众多丹师,都沉默不语。

    他们,没有为景言说话。

    但是从他们的表情看得出来,大多数人,都相信了景言的话。只是因为高兆海的身份,让他们不好为景言说话。

    就连方旭,也是皱眉,略微看了高兆海一眼。之前高兆海找到他,请他帮个忙,将景青竹的名字从名单中去掉,他也没有想太多,知道景青竹是东临城小家族的代表后,没有多想就将其名字去掉了。

    在他看来,这不是什么大事。又不是,将那些有名望的人,从名单中剔除。

    现在想来,如果事情真如景言所说,那么高兆海的心胸,也未免太狭隘了。通过这种方式报复景言,确实是有些小人行径了。

    不过,高兆海终究是丹师协会的主管身份,与他方旭是一样的地位。此时此刻,他也只能不发言语,不更多的被牵扯到这件事中。

    “小畜生,休要胡言乱语!”高兆海脸色阴沉,他觉得自己的肺都要被气炸了。

    这个该死的小混蛋,也太牙尖嘴利了,偏偏说的又都是事实,让他根本就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我胡言乱语?”景言冷笑。

    “高兆海,你自己做的事情,你自己清楚。”

    “你对我怀恨在心,那也是你与我之间的私人恩怨。现在,你却利用在丹师协会的权力,公报私仇。说你下作,都是抬举你了。”景言嗤之以鼻道。

    “小畜生,你找死!”高兆海感觉到房间内,那些丹师看向自己的目光,顿时有些挂不住。他目中厉光一闪,气息凝结,元气在身体周围流转。

    他乃是道灵境的强者,要杀景言,确实不是什么难事。

    但是,他心中,仍然是顾忌重重。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击杀景言,郡王府总管慕连天,会不会追究?

    关键是,他若灭杀景言,是没有道理的。如果他有充足的理由,他也不怕慕连天的追究。慕连天虽然身份非同一般,但是想要对付他这个丹师协会的主管,也不能没有任何缘由。丹师协会的高层人物,也不会轻易让慕连天动丹师协会的丹师。

    在高层的博弈之中,占住道理,是非常重要的。

    实力不足以击溃规则的情况下,谁有道理,谁就能有主动权,可以向对方发难。

    高兆海,狠狠的吸了一口气。

    最终,他还是将心头燃烧的怒火,给压了下去。

    他虽然恨极了景言,但是现在弄死景言,很可能搭上自己的前途,甚至是性命。在他看来,这显然是不值得的。

    而他越是忍耐,其他的丹师,就越是觉得景言说的那些话是真的。或许,真的是景言帮了一位大人物的忙,而这个忙,连高招呼都没能帮上,让高兆海对景言心生怨愤。

    要不然,高兆海现在为何不敢动手呢?

    至于景言没有说出那位大人物的名字,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你帮了大人物的忙,却到处宣扬,这不是脑子进水了吗?有哪位大人物,愿意看到所欠人情的人,外面鼓吹相关的事情?

    景言见高兆海居然硬生生的压住了怒火,不由微微失望的摇摇头。他当然是希望高兆海对自己动手,一旦高兆海那样做了,那接下来对高兆海的打击,就会更加沉重,甚至足以让他没有机会翻身。

    可惜,高兆海这个老家伙,居然在盛怒之下,还能维持理智。

    “小兔崽子,任你如何牙尖嘴利,巧舌如簧!你的家族,都不可能参加绿玉拍卖会。”高兆海,咬了咬牙齿,恶狠狠的说道。

    “见过不要脸的,但是如你这般不要脸的,还真是不多见呢。我也算是,长见识了。”景言嗤笑说道。

    “景言,别说了,我们走吧。绿玉拍卖会,我们不参加也罢。”景青竹,气愤的说道。

    “哼,你们不仅无法参加今年的绿玉拍卖会,以后每年的绿玉拍卖会,你们都无法参加。”高兆海阴测测的说道。

    “高兆海,你有那么大的权力吗?我差点都以为,你是协会的会长呢!”

    这个时候,一道厚重的声音,突然响起。

    “哈哈……我当然有这个……”高兆海哈哈一笑。

    不过,他这句话尚未说完,目光就是一凝,而后就闭上了嘴巴,骇然的目光凝向前方。

    一道灰色身影,从房间门外,缓缓走了进来。

    “高兆海,我告诉你,你没有这个权力的。”灰色人影,微笑着说。

    “副会长?”

    “副会长大人!”

    “见过副会长大人!”

    见到这个刚刚进来的人,房间内的丹师,都连忙躬身见礼。方旭主管,也迅速站起身见礼问候。

    这个刚刚进来的人,便是丹师协会的副会长刘文。

    “刘文丹师。”景言见到刘文,嘴角微微上扬,笑着说道。

    “景言,我可是有一段时间,没见到你了,听说你这次来蓝曲郡城是要参加三大学院的入院考核?”刘文笑着对景言打招呼。

    房间内的丹师,见到景言和刘文副会长如此随意的打招呼,一个个都木凳口袋,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景言,怎么会认识丹师协会的副会长?

    就算认识,可这语气,也太随意了吧?就好像是,老友见面一般。

    这个景言,到底是何方神圣?

    就连景言身边的景青竹,一双美目都瞪圆,不可思议的看着景言。

    之前她已经知道,景言认识刘文副会长,在景言要焦铭去请刘文的时候,她还在想,景言想的太简单了。就算景言认识刘文副会长,刘文副会长可能也不会出面的吧,更何况还是因为一件这样的小事。

    对于她景青竹来说,能否参加绿玉拍卖会当然是头等大事,可是对于刘文这个丹师协会的副会长来说,这种事就不值一提了。

    而现在,刘文副会长不仅露面了,还当着那么多丹师的面,与景言这样随意的打招呼……
其他书友在看:噬矿空间 棋祖 军火悍匪在异界 狂神魔尊 艳隋 时空迷失者 冰封之王 重生之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