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 质疑

作者:尘山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景言的这番话,让四周的不少人,都暗自点头。

    沧龙与景言有矛盾、摩擦,这一点大家也都看出来了。不过之前,他们并不知道沧龙与景言之间的矛盾到底是什么。

    现在听景言讲出来,众人才明白。

    沧龙有一个弟子叫索闻,跟着沧龙去了东临城,然后跑到景家宅院门前摆下擂台,这摆明是在挑衅整个景家。

    先不管景家这个家族的规模大小,就说索闻的这种行为,挑衅景家,而后在擂台上被景家人斩杀,这绝对是死有余辜。他在人家族之前摆下擂台的时候,就应该有死亡的觉悟!

    而沧龙却因为自己的弟子索闻被景言斩杀,就如此记恨景言,一直想要报复、复仇,这就是小人行径了。

    四周的人,不少都皱眉看向沧龙。沧龙是神风学院的外院执事,先天巅峰境界的武者,说起来,沧龙在蓝曲郡城也算小有名气了。蓝曲郡城的大家族,或许不会关注沧龙这样的人,但是大家族的管理层人物,多少也会听说过沧龙。

    知道沧龙居然是如此小肚鸡肠、睚眦必报的人后,很多人,都下意识的摇摇头。你与景言有恩怨,如果你有道理,自然是可以报复。问题是,现在你根本就没有理由报复。没有理由,你在暗中报复倒也可以,可你却拿出来摆在大家面前,你当其他人都是没脑子的傻子吗?

    沧龙,此时脸色都有些发白。

    他居然找不到话来反驳景言,因为在东临城发生的事情,虽然说这里的绝大多数人都不清楚,可也有知道的,比如道一学院的外院执事庆墨。他如果胡搅蛮缠不承认,那只会让自己更加难堪。

    “哈哈……”

    就在沧龙哑口无言的时候,商曲‘哈哈’一笑,将四周的注意力,都引到了自己的身上。

    “景言,你小子还真是有心机啊。我,倒是小看了你。你年纪不大,城府却够深,连沧龙执事都被你给绕了进去。啧啧,了不得,真是了不得。”商曲摇着头,看上去非常的感慨。

    “我不管沧龙执事与你有什么恩怨,现在我们说的,也不是沧龙与你之间的个人恩怨。”商曲眯着眼神,“沧龙执事说的是,你在天阵之中作弊了。你说的话是,天阵之中,你不可能作弊。或许,在大多数看来,你也确实无法作弊!”

    “我,确实也不能断言你就作弊了。但是,有一点我们大家都有目共睹,就是你景言,在天阵内停留的时间,要比与你一同进入天阵的吴申要长一点。景言,你也承认这一点吧?”商曲盯着景言。

    景言,也望着商曲。

    这老家伙,是真心不想让自己夺得金令啊!

    “商曲掌院,我已经说过了,景言在天阵中能多停留几个呼吸时间,那是因为景言可能有自己的手段。”慕连天的语气,已经有些沉重。

    看得出来,慕连天对商曲,有些不悦了。

    “慕总管,我也只是合理的怀疑!不管是人阵、地阵还是天阵,终归只是阵法。是阵法,那就肯定有破解的办法。我认为,景言可能就是有破解的办法,他利用这种办法,轻松破解了天阵,从而能通过天阵夺得金令!”商曲对慕连天躬了躬身,同时说道。

    商曲也看出慕连天的不悦,但是这时候,他没有退路了。

    若是让景言夺得金令,那对他的打击就太大了,他不仅会成为蓝曲郡城的笑话,就连他现在的地位,恐怕都会受到影响。

    为什么?

    因为是他提议,三大学院对景言下封杀令的。如果景言夺得金令,那封杀令就会无效。

    而景言,显然是不可能再进入神风学院了。也就是说,很多人会认为,景言是因为他提议下封杀令,才让景言不会加入神风学院的。

    外人这样认为,倒还无所谓,可如果神风学院的高层也这样认为,那他商曲可就责任重大了,或许会因此,直接被免职。

    所以,他没有退路,不惜得罪郡王府总管慕连天。如果可以,他也不想得罪慕连天,慕连天是郡王府总管,地位之高,与他神风学院的首席掌院都相当。他与慕连天之间,差了好几个档次!

    他不想得罪慕连天,却没办法。不得罪慕连天,他可能连神风学院外院掌院的职位,都会被撸掉。

    “我也来说句话吧!”红莲学院外院掌院黄洛,也出声了。

    他看了看慕连天,又看了看景言,眼神凝了凝。

    “景言能通过天阵,我个人是很欣喜的!”

    “我身为红莲学院的外院掌院,对于我们蓝曲郡城地域内,出现一名三十岁之前,就能通过天阵的武者,肯定是非常高兴的。因为,这代表我们蓝曲郡城地域内,又出现了一名不可多得的天才,天资卓绝的天才,几十年难得一见的天才!”

    “但是,我也觉得,商曲掌院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我们不能证实,景言在天阵中用了见不得光的作弊手段。可有一点我们无法否认,就是景言确实在天阵内,待了超过三个时辰的时间。这,显然不正常!我们也不是观看过一次两次三大学院考核了,以前,都不曾发生过这样的事情!”黄洛,侃侃而谈。

    听着黄洛的话,景言嘴角冷笑。

    “景言!”黄洛盯着景言,“如果你在天阵内,真的使用了什么特殊的手段,或者利用了天阵的什么漏洞。我觉得,你应该现在就说出来。你现在说出来,我们肯定会原谅你,但如果你不说出来,而在之后被我们被慕总管查出来的话,那问题可就严重了!”

    黄洛的话语,虽然平和。但是其中,蕴藏的威胁,却是一清二楚。

    简单来说,就是他根本不相信,景言能通过天阵夺得金令。

    “景言,你还年轻,不要自误啊!你若是作弊了,才通过天阵,那你最好现在就说出来。不然……”闻家长老,眼神闪烁盯着景言,目光阴沉。

    …………………………

    (感谢书友‘纵横四海’成为本书第一个执事级粉丝!谢谢!)
其他书友在看:噬矿空间 棋祖 军火悍匪在异界 狂神魔尊 艳隋 时空迷失者 冰封之王 重生之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