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科幻小说 > 他和她们的群星 > 第六百二十三章 跑了
    时间提前到两分钟之前,水晶城的对黑罗斯完成了第一次炮击之后。耶格尔·索拜克上校通过瞄准仪,望着毫发无伤的黑罗斯和余连,顿时是急了。

    其实只是表面上的毫发无伤。至少,那一发包裹着符纸的炮弹,成功地中和了虚境能量,也打乱了黑罗斯的计划。他失去了虚能提供的巨大能源,纳米机械构成的太空翼自然也失去了跃迁的功能。

    这一炮的效果,堪称完美,足够奖励二十斤地瓜烧的。

    可是,水晶城的索拜克和他的小伙伴们却不知道啊!

    他们通过探测器,也只是看到那个一看就很boss的钢铁巨人安然落了地。明明是目测至少有十几吨中的庞然大物,但落地的时候却轻盈得仿佛落叶,咋看完全是没有受到炮击的影响。

    索拜克抽了抽嘴角,摇头一叹:“不该用轨道炮的。”

    “确实,轨道炮的动静太大,瞄准不易,而且在大气层内的威力毕竟比不上外太空。只不过,敌人的装甲很厚,我以为采用动能打击要更有效一些。”叶海罗解释道。

    我才不是担心这些啊!我是在琢磨,既然城里面的那些虚境怪物都没了,是不是就可以把剩下炮弹上的符纸给撕下来了?这些玩意可以中和虚境怪物,可以留几张保命,剩下的送到黑市说不定也能挣上一大笔的。就这样一炮轰出去,未免也太浪费了吧?

    “那就采用能量武器?刚才工程师已经把那三离子炮检修好了,已经可以发射了。”叶海罗男爵又道,但随即又露出了苦恼的表情:“不过,是阔剑3型的。”

    “阔剑3型?”索拜克露出了惊喜的表情,神色中还带着些许的缅怀,一副“爷的青春又回来了”的样子。

    叶海罗倒是没注意到战友的表情,而是道:“是的,大家都没有操作过这种旧型炮。”

    “我操作过啊!”索拜克上校道:“新大陆殖民地的驻防军,还有加入帝国的新藩属,可都大量装备了这些淘汰后的武器呢。呵呵,看样子,出生新大陆,也不全都是坏事嘛。”

    叶海罗微微一怔,随即也露出了笑容:“不,应该说,都是好事。您在另外一个宇宙服役的经验,反倒是能和我们这些古板的世家子,产生化学反应呢。”

    这个时候,黑罗斯和他的小伙伴们当然已经接到沙梅恩那边的通讯了,虽然时间紧迫,来不及搞清楚所有的状况,却也知道:名字都不能提的骑士团宿敌,和骑士团战友们暂时结盟了,一起在应付那个铁甲巨人。

    这岂不是天赐的好机会吗?

    他刚才就在想了,应该一开始就用离子炮轰的!这么一大团电浆洪流砸过去,足可以把那个铁甲人,以及那个连名字都不能提的骑士团宿敌,一次性埋葬了不好吗?

    索拜克一边琢磨着,一边跑到了炮台边,小心翼翼地来到了炮位上,将瞄准镜开大了最大的倍数,然后发动了自己的“鹰眼”能力。

    他觉得自己的灵觉已经渗入了炮身之中。这门长达4米长的空地两用的离子炮,已经成为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他熟练地摇动着炮门的角度,将炮口抬高了微不可见的一点点角度。这样一来,轰出去的离子束,应该是可以精确把那个铁甲怪物的上半身,以及正站在怪物肩膀上的余连,一并给笼罩进去的。

    “我将一次性解决此次异变的元凶,以及骑士团的宿敌!从此出任骑士长,当上元帅,迎娶豪门大小姐,走上人生巅峰!”

    耶格尔·索拜克上校把什么都预料到了,却就是没有预料到,对方那千锤百炼已经修炼成身体本能的躲避炮弹技能,此时便再一次立功了。

    在离子光束刚刚离开炮口的瞬间,余连便已经预想到了随后会发生的事。

    他立即放弃了和黑罗斯用念动来继续角力,一跃从敌人的肩膀上落了下去,落到半空的时候忽然转头,再次亮出了光矛,奋力地一刺。

    如果是在往日,黑罗斯无论如何是能够抵挡这一次攻击的。可是,他能够抵达余连正面的刺杀,却再没有抵挡来自身后的炮弹了。

    帝国安排在水晶城,用于城防的离子炮,是可以和外太空轨道上战舰对射的。威力可想而知。更重要的是,这一发离子光束并没有直接轰在黑罗斯的背上,反倒是从其身躯肩膀的位置,正好是从那道余连更切入的豁口位置扎进去的。

    古代的纳米机器虽然正在像是积木一样修复着那一处伤口,但此时却已经来不及了。离子的洪流伴随着高温已经从那唯一的伤口中渗了进去,顿时便对机甲的本体造成了第二次结构性伤害。

    近在咫尺的余连当然也感受到了这种可以瞬间把钢铁融化的高温,是不是还有飞溅的电浆落到了自己身边,直接融化了地面。如果站在这里的是个普通人,就算是穿着军用动力外甲也是扛不住的。

    好在,余连在第一时间就给自己加了一层护盾,并且以黑罗斯个庞大的钢铁身躯当成了掩体。既然没有受到离子炮的直击,虽然浑身上下也都是钻心的刺痛,但总还是可以hold得住的。

    这一炮真是又准又稳还狠得心肝颤抖。

    余连知道,既然炮击来自水晶城,那必然是哪位星界骑士的手笔。当然,可即便如此,他也很想发给对方二十斤地瓜烧。

    同一时刻,余连也感受到了一股惊怒交加还带着无比痛苦的情绪。

    那应该是黑罗斯了。真可怜,钯莱族是没有声带的,机甲的发声器一旦被破坏,这时候便连惨叫都叫不了了。

    不过,余连却不指望一发炮击便真能干掉一个六环。所谓趁他病要他命,便接着对方身躯被击中成僵直的瞬间顺势变招,让晨曦色的光矛再次刺向了躯体的腰腹,也即是驾驶舱的位置所在。

    ……嗯,捅驾驶舱是地球人的传统艺能,大家都是无师自通的。

    色彩宛若晨曦阳光一般的剑刃,轻而易举地撕开了黑罗斯机甲的正面装甲。在旁人看来,这就像是他直接给这台四米高的铁甲巨人直接开膛破肚了。

    这一次,除了推积木撕铁皮的触感,余连依稀还闻到了一丝焦糊的气味。他知道,自己这次才算是撕破了三层套娃,给对方本体真正的打击了。

    嗨,所以说,格里菲斯将军的想法当真大谬啊!他们钯莱人毕竟还是正经的碳基生物,这点可不是伪装成机器人就能改变的。

    当然,黑罗斯先生一直还是以碳基生物自居的,希望他不要因为这次伤害而产生“碳基生物是有极限”之类会堕入魔道的想法吧。

    第一层的纳米机械和第二层的合金机甲终于被直接撕成了两边,而内里钯莱人的本体也终于完全露了出来。

    这支标准的绿毛虫现在的状态可不怎么好,绿油油的大脑袋和软绵绵的虫体上都出现了非常明显的灼伤,甲壳上甚至还在冒烟。

    这就不得不佩服六环灵能者的生命力了。挨了一发对舰用的离子炮,居然只是被烫伤而不是直接蒸发。

    当然,他的虫体上已经被削下了一大片软体组织,自然不是被离子炮轰的,而是被某人用光矛捅的。

    然而,余连却很不满意地蹙了蹙眉。他可是指望着一矛把对方插成绿毛虫串烧的。然而,很明显的,光矛在刺中对方的瞬间,有了一个角度上的偏转,这才没有构成致命伤。

    黑罗斯在即将被捅个透心凉的千钧一发之际,还是启动了一个高能的力场偏转护盾,硬是拨开了自己光矛的直刺。

    ……不,应该不是力场偏转。总所周知,要对付光剑和光矛这种纯粹用能量和磁场束缚起来的武器,实体装甲是没用的,能量护盾就是纯粹的以硬碰硬了,以守对攻,效果自然会事倍功半。

    至于力场偏转,要想奏效,除非你发生的力场足以中和束缚能量刃的磁场。

    余连却知道,自己手中的金色光矛可曾经是伊兰瑟尔大帝年轻时候亲自挑选材料亲自动手打造的兵刃,束缚磁场稳定得像是真空中的闭合曲线,又岂是黑罗斯临时出一招便能中和得了的。

    所以,他应该是某种空间技法在进行防御。说白了,就是利用曲折的空间操作将己方的攻击轨迹偏转到其他地方。

    可这样一来,那个矩阵母体的核心自然也就脱离了黑罗斯的控制。便只见“叮当”一声,那枚小小的“螺丝钉”便已经落在了他的驾驶舱外面,弹在了已经变形的装甲上。

    余连左手一握,便将那玩意吸到了掌心。

    “您刚才应该把这玩意吞进去的。”余连说。

    黑罗斯先生不想说法只是朝余连扔过来了一发灵能脉冲,自然被后者轻而易举地闪了过去。

    哦,对了,黑罗斯先生没了机甲自然就不会说话。而且这位怎么看都是个实用主义者,应该不会像格里菲斯将军那样用灵能专门模拟一下声音和余连打嘴炮的。

    当然,那三对六边形的大眼睛里的情绪实在是太饱满,也太明显了。

    悲愤是有的,后悔是有的,无奈和痛惜当然也是有的,倒是没有多少怨毒和仇恨。很明显,黑罗斯先生确实是一位很雅量高致,脱离了低级趣味的智慧生命。从这个角度上来说,钯莱族的平均道德水准,确实是远在人类之上啊!

    黑罗斯扭动着自己肥大的身躯,似乎是还想要反击,可这个时候,他那可以堪比广角镜头的六边形眼睛,已经看到了两侧扬起的烟尘。

    各处战场的星界骑士,都在陆续赶过来了。

    钯莱族的灵能圣者知道,自己已经再没有任何机会了,再不决断,怕是连自己的命都会丢在这里的。

    他又用沉重的目光看了余连一眼,留下了一个类似于“我还会回来”之类的眼神,便摩擦着自己缺了一块的毛毛虫身体,居然三下两下就从驾驶舱里窜了出来。明明是条带着甲壳的肥大虫子,却比技术最精良的猴子都快上许多。

    紧接着,它又弹出自己的触须,扯住了机甲的肩膀用力一扯,就把自己的身体像弹弓似的弹到了空中。

    余连原本以为这位悲愤交加的钯莱圣者是准备来个肉(喵)弹身体冲击的,便赶紧把矩阵母体的核心往空间袋里一收,摆开光矛准备来个迎击。可这时候,却见空中突然开了一道空间门,对方的身体往里面一钻,就此便没了影踪。

    这倒是在余连的意料之中。

    如果黑罗斯真是个“探索”,那就算是不擅长战斗,也必然会是空间感知,位置辨识,以及运用空间技的高手。真要是打定了主意要逃跑,除非这里在多上两三个六环,直接展开阵列闭锁空间,否则还真难以阻止他。

    上辈子,余连之所以选择“探索”的阳面星环“巡游”,其实也正是看在这一点上。毕竟分属阴阳,同样也是很擅长逃……战略转移的。

    总之,逃就逃了呗,反正他余连大侠连帝国、蛇和荆棘魔女都得罪了,便也就不差一个区区的钯莱虫子了。相比起来,刚刚到手的矩阵母体核心才是最大的收获啊!要不是沙梅恩子爵和他的小伙伴们已经围上来了,他都迫不及待想找个地方把玩一下了。

    “这边的敌人已经跑了,联盟便算是解除了吧。”余连看向了沙梅恩,笑道:“还要打吗?现在兵荒马乱,一个手无寸铁的观察团成员惨死在异变灾害中,这也是很合理的。如果要干掉我,这是最好的机会了。”

    沙梅恩子爵穿着纹章机,余连自然看不到对方的表情,但他几乎没有任何停顿,便坦然道:“我还要脸。”

    “你以后会后悔的哦。”余连笑道。

    “那我也不想马上就后悔。”沙梅恩道:“另外,您也不用太高看自己,上校。虽然您很危险,但也没有危险到要让帝国堵上一切的荣誉和声望来抹杀您。”

    “真有意思。朝着居住着几亿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的星球丢中子弹的,不就是贵国吗?还好意思搁这儿谈荣誉呢。”余连嗤笑了一声。

    沙梅恩身后的骑士一片哗然,甚至还有人真的提着兵刃上前准备和余连再做上一场,却都被他们的领导者拦住了。

    “无论如何,感谢您无私地救援。若没有您及时赶到,吾方伤亡将难以估量。星界骑士团欠您一个情。若世事无情,双方终有一天不得不兵戎相见,我方一定会尽量避免伤害您的性命,让您享受最高级的战俘待遇的。帝国的最高等级战俘待遇,生活标准可是堪比王公的。”他一本正经地说。

    谁说一个武痴是不会嘴炮的?余连觉得,他和未来想象中的形象已经越来越远了。

    “另外,此间一战,代表着银河帝国和蓝星共同体的袍泽友谊,更代表着银河列国,和平、共荣、发展的主流基调。我相信,列国都会很欣慰地看到,蓝星共同体作为一个负责任的,有声有色的的大国,在未来的国际事务将发挥更多的积极作用。”

    谁说一个武痴是不懂外交辞令的?这家伙据说是按照星界骑士团的团长来培养的,自然也是专门训练过外务技能的。

    余连这次是真的乐了,咧嘴一笑,随即道:“帮我感谢一下刚才的炮手。另外,再请调给在下一辆载具,我得赶往领主谷看看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