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 第七百一十三章 我帅不帅?
    暗褐色的皮肤,肥头大耳的脑袋,又粗又长的尾巴,以及那长达十丈有余的巨大身躯。

    赫然是与钟文大战了一场的毒龙王!

    不久前还和钟文你死我活,打得天翻地覆的毒龙王,非但死而复生,居然还主动跑来替他挡伤害?

    钟文以为自己看花了眼,连忙伸出右手揉了揉眼睛。

    再次看向前方,那个遮天蔽日的巨大身影却依旧存在。

    更让他想不通的是,毒龙王身上那一道道闪耀着紫金色光芒的灵纹,竟然无比眼熟,正是自己不知道重复绘制了多少次的“灵纹炼体诀”。

    只看这些灵纹的颜色和亮度,他甚至有种感觉,毒龙王身上的防御灵纹,竟似比自己的还要牛叉一些。

    “轰!”

    珠玛释放出来的煞气龙卷结结实实地撞在了毒龙王身上,爆发出一阵阵惊天巨响。

    毒龙王体表的灵纹齐齐闪耀,脚下丝毫不退,竟然十分轻松挡下了煞气的狂暴攻势。

    怎么可能?

    眼见毒龙王的“灵纹炼体诀”,居然真的比自己还要厉害,钟文眼珠子瞪得老大,脑子里晕晕乎乎的,完全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随后,在众人惊愕的眼神中,毒龙王居然转过头来,冲着钟文咧嘴一笑。

    它的脑袋体积比几个人加起来还要大,分明是在笑,可看在柳柒柒等人眼中,却感觉狰狞而诡异,令人不禁毛骨悚然。

    就在毒龙王回头的那一刻,钟文居然透过共享视野,看见了自己的身影。

    原来是你!

    他脑中灵光一闪,瞬间想明白了其中关键。

    原来操控着毒龙王身体的,竟是“钟文二号”!

    嘿嘿嘿,我帅不帅?

    脑中传来了“钟文二号”得意洋洋的意念,就如同小孩子得到了心仪的玩具一般,丝毫不掩饰兴奋之意。

    你怎么可以操控它的身体?

    钟文忍不住好奇道。

    这具身体太过强悍,虽然已经失去了意识,生命力却还没有完全消失,和那个达拉族男人很像。

    “钟文二号”给出了解释。

    钟文顿时回想起当初在天鹰峰上,白色光人操纵多龙身体的那一幕。

    那时的多龙被天璇击碎了神魂,只剩下一具空荡荡的身体,让淘气的“钟文二号”趁虚而入,好一通折腾,与如今的状况,倒是颇为相似。

    他竟然已经成长到了如此地步!

    一想到当初连操纵多龙走路都摇摇晃晃,十分费尽的白色光人,如今竟然可以自如地掌控毒龙王的身体,钟文忍不住感慨万分,唏嘘不已。

    不对,你身上的“灵纹炼体诀”怎么会这样厉害?

    想通了毒龙王死而复生的原理,钟文突然又意识到了另一个问题。

    听他用意念发问,“毒龙王”脸上忽然露出一种难以名状的表情,口中居然发出刺耳的桀桀怪笑。

    你以为平日里你和女人们亲热的时候,我在做什么?

    接收到“毒龙王”传来的意念,钟文当真是哭笑不得,一阵无语。

    原来白色光人“消失”的时候,竟是在偷偷给自己绘制灵纹,而他所铭刻的灵纹,居然还可以直接运用到被其附身的肉体之上。

    怕是连发明了“灵纹炼体诀”的渡厄尊者,都不曾想到这门功法,竟然还会有如此奇特的应用方式。

    少废话!

    居然背着我铭刻了这么久的灵纹,这些煞气龙卷,就由你来对付!

    钟文用意念对着“毒龙王”笑骂道。

    交给我了!

    “毒龙王”再次怪笑一声,随即转过头去,覆盖在它体表的紫金色灵纹突然开始扩张,蔓延,最终在身前化作了一道无边无际的巨大灵纹墙。

    “灵纹防火墙”被它施展出来,灵纹墙所覆盖的面积,竟然达到了钟文的数十倍之多。

    “吱吖!”

    “毒龙王”怒吼一声,膝盖微微弯曲,硕大的身躯“嗖”地蹿了出去,如同导_弹发射般狠狠撞向珠玛所在的位置。

    “什么东西?”

    珠玛显然没有料到这一幕,本能地拼命挥舞阴癸扇,打出了一道又一道的狂暴煞气。

    然而,无往不利的煞气龙卷打在灵纹墙上,却只能稍稍延缓巨兽前冲的势头,根本无法突破其坚不可摧的防守。

    “给我走开!”

    如此一来,珠玛不禁有些慌了神,口中娇叱一声,手中的扇子挥舞得愈发频繁。

    然而,面对漫山遍野的煞气龙卷,“毒龙王”却丝毫不露怯色,依旧顶着珠玛疾风暴雨般的攻势勇往直前,步步紧逼。

    “臭、臭小子,你是怎么做到的?”

    望着眼前的怪异景象,老黑目瞪口呆,磕磕巴巴地问道。

    它当然认得毒龙这种生物,却完全不明白为何这种桀骜不驯的煞气生物会主动保护钟文,更是无法理解煞气类的怪兽,怎么能够施展出防御灵技。

    “你管我怎么做到的?”钟文毫不客气地答道,“反正你要求的,我已经做到了,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臭小子,你以为老祖是谁?”老黑瞪了他一眼,傲然说道,“看好了,学着点!”

    话音未落,它的身躯已经化作一缕黑烟,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刻,黑烟“倏”地出现在珠玛背后,再次显化出犰狳的模样,右爪高高举起,对着少女的后心狠狠拍了下去。

    四周的煞气再次聚拢起来,在珠玛背后形成一枚坚不可摧的煞气护盾。

    似乎早有所料,老黑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动作突然一变,换爪为指,轻巧地点在了煞气护盾之上。

    也不知它究竟使了什么手段,看似牢不可破的煞气护盾突然剧烈震动起来,竟然隐隐有了将要破碎的迹象。

    意识到后方危机,四周的煞气登时如同炸了锅一般,疯狂涌向护盾所在的位置,不断地加固着盾牌,试图与老黑进行殊死对抗。

    而老黑手指始终点在护盾表面,身躯一动不动,安静得如同一座雕塑。

    双方似乎陷入到了一种微妙的僵持状态,谁都奈何不了谁,围绕在珠玛身旁的煞气,也变得渐渐稀薄了起来。

    就是现在!

    “阿云!”钟文眼神一凛,右手搭在甘暮云的香肩上,脚下龙影盘旋,带着她瞬间出现在珠玛身旁。

    “珠玛,快醒醒!”甘暮云心领神会,对着珠玛动情地呼唤道,“是我,斑得姐!”

    珠玛的动作微微一滞,却又很快恢复了过来,依旧不停地挥舞着手中的阴癸扇,射出一团又一团的煞气龙卷,毫不理会甘暮云的话语。

    “珠玛,你不记得我了么?”甘暮云并不甘休,兀自柔声说道,“除了你爹娘,我可是第一个抱过你的人呢。”

    “你小时候和我最亲,只要我一抱你,你就会乐呵呵地笑个不停。”

    “刚学会走路那会,你最喜欢跟在我后头,我去哪里,你也去哪里,族里的人都开玩笑说,珠玛是斑得的小影子。”

    “我从小就没有姐妹,在我心里,你就是如同亲妹妹一般的存在。”

    “你可记得,第一次寻找灵兽搭档失败的那天,你扑在我的怀里哭了整整一宿……”

    甘暮云不疾不徐,娓娓道来,声音温柔如水,说着说着,她美丽的双眸中泪光盈盈,已是真情流露,难以自已。

    珠玛眼中忽然闪过一丝迷茫之色,挥舞芭蕉扇的动作不自觉地缓慢了下来,最终完全停止,整个人似乎陷入到呆滞之中。

    “珠玛,求求你,快回来罢!”

    甘暮云心头一喜,趁机一步跨上前去,将她一把搂在怀中,声音里不自觉地带上了一丝哭腔,“如今整个达拉族只剩下你我二人,我真的不能再失去你了!”

    “斑、斑得姐……”

    珠玛的眼角处不知何时滑落两道莹光,樱唇微启,极其艰难地吐出几个字来。

    “珠玛,你醒了?”

    甘暮云大喜过望,双臂用力,将她抱得更紧。

    “我、我……啊!!!”

    珠玛的美眸中隐隐闪过一丝清明,似乎想要说话,却忽然面色一变,口中发出一道凄厉的惨叫声,表情无比痛苦。

    数不尽的煞气如同发狂了一般自她体内疯涌而出,将甘暮云狠狠弹飞了出去。

    “砰!”

    甘暮云的娇躯重重地砸在一棵树上,娇艳的脸蛋上一片煞白,嘴角隐隐带着血丝,浑身绵软无力,显然在煞气侵袭之下,遭受了不小的伤害。

    “草!”

    原本与煞气僵持不下的犰狳老黑脸色剧变,只觉压力骤增,浑身止不住地颤抖起来了,似乎随时就要崩溃,“臭小子,快想想办法,老祖我要撑不住了!”

    钟文大惊失色,连忙一个箭步上前,将珠玛紧紧抱在怀中,在她耳旁大声鼓舞道:“珠玛,坚持住,不能输!”

    珠玛脸上的痛苦之色却未有稍减,反而变本加厉,她疯狂地扭动着四肢,试图挣脱钟文的束缚。

    随着时间的推移,她脸上的痛苦之色渐渐淡去,然而,眸中好不容易才闪现出的一丝人性,却也随之消退。

    这一场自我意识与煞气之间的斗争,竟似要以意识的失败而告终。

    不行,决不能就这样失去她!

    怎么办?

    怎么办?

    钟文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心急如焚,脑筋拼了命地转动着,试图找到解决之法。

    一副熟悉的画面突然在他脑中浮现。

    正是当初钟文大战司马洸,中途觉醒魔灵体,眼看就要失去意识,最终却被郑玥婷唤醒的画面。

    死马当成活马医,拼了!

    他眼中灵光一闪,心下再无迟疑,双臂猛地用力,箍住了珠玛如今前凸后翘的傲人娇躯,嘴巴凑上前去,重重地印在了少女柔软的樱唇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