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修真小说 > 剑开福地洞天 > .第206章 笑而不语
    正所谓: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中意。

    姜母雨惜和瑶母瑶妤竹,落座之后,仍是含笑盯着陈浮生。双双眼神之中,竟是生出宛若竞争的意味。

    雨惜是最先知道陈浮生,也曾亲自前往宝骑镇施以救援,后又赠予大荒遗川屿凭证,所以这位“丈母娘”有着先一步的优势。

    瑶妤竹则是不久前才知道女儿“心有所属”,直到此刻,再才见到真人。只不过由于瑶芝芝提出给予灵山底蕴,在姻缘情义上颇像是领先了一步。

    所以两位“丈母娘”都觉得自家女儿最优,而眼前这位“准女婿”理所当然,更应该偏向自家多一些。

    陈浮生哪知道姜母瑶母是什么心思,被盯得头皮发麻,心跳加速,简直比对战“十凶”还要累得多......

    一番见礼之后,瑶父瑶青镜保持着矜持,率先说道:

    “小......陈......呃,嗯,贤婿拜托芝芝的灵山底蕴,我已知会大长老,随时可给予贤婿。”

    “今日大长老金口贵言,定下婚约,我与芝芝的母亲皆是心满意足。贤婿晋升圆满灵山的顾虑,以及外有‘十凶’的顾虑,也是颇有道理。”

    “所以我与芝芝母亲商议,便不再宣扬,诸事从简。只要贤婿与芝芝两情相悦,长久之后,结成道侣之时,再行庆贺不迟。”

    陈浮生顿时感激万分,有这么通情达理的“岳父岳母”,简直是好得不能再好......

    姜母雨惜也是微笑说道:

    “浮生,你这孩子的为人禀性,我向来是满意的。当初泥儿还在宝骑镇之时,与你两情相悦,那时我便知道,你二人结成道侣,已是天作缘分。”

    “我也不好繁文虚礼。今日有大长老做主,替你和泥儿定下婚约,我这做母亲的,只有高兴。只愿你二人同心同修,永不分离!”

    这番话说得情真意切,陈浮生想到姜母的恩遇,立刻又再恭敬行礼。

    ......

    哮天犬和晁馗全程站在旁侧,傻笑着观望。

    “大脚板,我觉得是瑶姑娘家,先胜了一局。”哮天犬咂着嘴,突然传音低语。

    “不不不,我觉得,姜姑娘家胜了。”晁馗摇头,传音表示不同意。

    “瑶爹的意思是下了聘礼,连‘贤婿’都喊出来了,怎么不是胜?”哮天犬哼道。

    “姜家大娘说了,大机缘和姜泥是青梅竹马,你这狗子懂什么!”晁馗表示不屑。

    “你才懂个屁!姜泥姑娘是主人的师姑......哪来的青梅竹马......”哮天犬小心谨慎的说。

    “啊?”晁馗顿时挠头,不禁又想到一个关键,压低传音嘟囔道:

    “那你说,以后大机缘喊姜家娘,喊什么???”

    “啊?这......”哮天犬顿时一脸懵逼。

    ......

    定婚约的过程,喜悦之中,也算风轻云淡。

    一来是农祇福地的祸乱刚刚平息,仍处于外敌环视之内,所以也不便宣扬喜讯。

    二来是姜泥和瑶芝芝脸皮薄,全程不敢多说话,只是任由父母安排,大长老做主。

    最后大长老伊记苏说了几句,便安排瑶姜两家回去,单独留下陈浮生,继续闲聊。

    陈浮生至始至终都沉浸在一种或喜或愁的情绪中,喜的是“有情人终成眷属”,愁的却是毫无经验,不知以后如何面对......

    “浮生......”

    “浮生小友?”

    陈浮生恍惚之中听到伊记苏的声音,顿时清醒过来,赶紧坐正。

    “此乃老朽亲自选好的灵山底蕴,你且收好。”

    伊记苏扬了扬手中柳绿枝,顿时便有一道光落在陈浮生掌中,显出一个蛋壳般大的青玉小匣。

    “你看满意否?”伊记苏笑眯眯道。

    陈浮生打开小匣,霎那便能感应到浓郁至极的灵气,以及山川湖河、百草万木、原野自然气息厚重的真实感觉。

    可见小匣内,静静有一团如“泥团”,如“云烟”,又仿佛微缩山川般的凝炼精华,氤氲旋转,妙不可言。

    只是一眼,陈浮生便可断定,此乃“灵山底蕴”。

    “你可收入体内灵山暂存,待你返回根基地,便可融入地理。”伊记苏温和指点道。

    “多谢大长老!”

    陈浮生不再多言,法力涌出,并指一收。

    瞬间,“西晋农祇福地灵山底蕴”,如若雾影幻现,遁入陈浮生体内“龙骸灵山”。

    仅只短短一瞥,陈浮生便可感应到自身灵山有了玄妙变化,顶上日月交辉也是大受补益。

    至于更深一层的进境,还须回到宝骑镇方可获知。

    陈浮生暗暗松了一口气,再添喜悦。

    五方底蕴,终于有了五分之一!

    再加上姜泥承诺的,便达成五分之二!

    伊记苏抚着手中柳绿枝,微微笑道:

    “浮生小友得偿心愿,可喜可贺。趁此机会,老朽也有一问,还望浮生小友给予解答。”

    陈浮生镇定心神,平静施礼:“前辈请说。”

    伊记苏盯着陈浮生,缓缓道:

    “老朽想问,你是用何等法门,攻破了‘十凶’领域?”

    陈浮生却是早有准备,毕竟在他出手进入战场,深入十凶领域之后,便知道自己的强大手段,肯定隐瞒不住。

    “大长老,实不相瞒。晚辈运用的,乃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陈浮生认真说道。

    “哦?说来听听!”伊记苏大感兴趣。

    “晚辈手中,有一件来之不易的法宝,乃是妖灵王族王血宝珠。而众所皆知,“近古十凶”根底就是妖灵王族......”

    陈浮生侃侃而谈,“晚辈进入领域后,起手便是力尽全出,逼迫‘旒殊’与晚辈近战缠斗,无法使出窃取他人的招式。”

    “果然,‘旒殊’当即放开巢穴,想用万千妖灵奴仆混战拖住晚辈,然后再来雷霆一击。”

    “晚辈见招拆招,用妖灵王血宝珠,攻破了巢穴的混战,再次直面‘旒殊’......”

    伊记苏听得连连点头,他亲自询问过参战的小乘尊者,所说过程,和陈浮生确实相差无几。

    “再然后呢?你直面旒殊,将其击退?”伊记苏沉声问。

    陈浮生笑了笑:

    “晚辈当时再次力尽全出,与旒殊狠拼一记。但那旒殊突然听到同伴传讯,散开分身撤退,最终领域随之崩溃。”

    伊记苏眉头连连起皱,但陈浮生所说,确实也是有道理。

    “九王无光”和“八王兜蟀”也确实就在附近,伊记苏心知肚明。

    “嗯,虽说你幸运击退旒殊,颇有些意外。但你在首遇之时,能力敌旒殊,逼迫其放开巢穴......”

    伊记苏说到这里,立刻一顿,眼神灼灼盯着陈浮生,不禁说道:

    “那你岂不是有尊者战力,甚至犹有过之??”

    也不怪伊记苏没想到这一点,因为他询问的是小乘尊者,得知的战况也是小乘尊者出手,所以不知不觉,就将陈浮生代入小乘尊者。

    所有的合理,是建立在陈浮生“尊者战力”上面。但偏偏眼前这个小子,灵山还未大成圆满......

    陈浮生也是怔了一下,顿时有些后悔编的故事调子起得高......他从未觉得自己是神将战力,实际加上各种手段,确实也足以比肩尊者。

    但对于他来说平常,对于旁人则是惊奇无比!

    所以陈浮生直接笑而不语......

    “神嗣寰榜将你排在前二十......真是天大的笑话!”伊记苏摇头苦笑,语气却有着不满。

    毕竟眼前这小子,已算是农祇福地“自己人”。

    “雍昼、苇驮、景无极,老朽皆是见识过,可称天纵之才,圣王之姿,名正言顺的福地圣子储君。但你这小子,绝对不弱此三人!”

    伊记苏指向中州方向,低骂一句:“都凭娘是瞎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