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说 > 从实习医生开始签到 > 第014章 又来教我做事?
    徐小小的突然消失,让何北还是有些无法安心。

    他在查完了其他病房之后,立刻回到了值班室,然后叫醒了正在呼呼睡大觉的张小建。

    “张师兄,醒醒,出事了。”

    “张师兄,出大事了。”

    迷迷糊糊的张小建看着何北,立刻翻身而起。

    然后他揉着眼眶,赶紧问道。

    “出什么事了?”

    何北立刻跟他说了徐小小的事情。

    “刚刚我去查房,发现8253的徐小小不见了。”

    “护士跟我说,她很可能已经出院。”

    听了这话,原本还一脸紧张,以为真的出了大事的张小建,立刻松了一口气。

    “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

    “小何,师哥送你一句话。遇到任何情况,都要冷静知道吗?”

    “咱们做医生的,什么场面没有见过。”

    说完,他又准备躺回去接着睡。

    何北立刻拦住了他。

    “等一下师兄,徐小小的事情,为什么你们都这么不关心?”

    “护士是这样,连你们也是这样?”

    何北终于说出了自己内心深处的不解和困惑。

    仿佛没有人在乎那个徐小小的生死。

    所以何北的语气之中,甚至已经带了愤怒和埋怨。

    这时候,那张小建再次缓缓起身,然后坐了起来,看着何北说道。

    “小何,不是我们对病人不关心。”

    “关于这个徐小小的情况,那是因为你根本不知道实情。”

    “算了,我就跟你实话实说吧!”

    看到何北一脸的迷茫和困惑,张小建为了让自己能睡个安稳觉,于是他将徐小小的情况说了一遍。

    “这徐小小是个很不让人省心的姑娘。”

    “不是我们医院不关心,而她根本就不需要我们的关心。”

    “说白了,就一个字,作!”

    “知道她为什么三天两头都要来我们医院一次吗?”

    “她是来催吐的,当然一开始的确是。”

    “催吐?”何北在自己的病历簿上写下了这两个字。

    随后他继续做一位耐心的听众,听取张小建的讲述。

    “没错,这徐小小是一个网红。”

    “你等等,我找给你看。”

    那张小建说完,摸出了自己的手机,然后在手机上捣鼓了一阵。

    之后他拿起手机给何北看。

    只见手机里面,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儿,正在屏幕前胡吃海喝。

    “哈喽,我可爱的宝宝们。”

    “今天我们要挑战的是,如何在三十分钟之内,吃光十个巨无霸汉堡。”

    ……

    张小建暂停了手机,然后对何北说道。

    “看到了吧?网络红人,大胃王。”

    “她每次直播完了之后,就会来我们医院催吐。”

    “不管我们医生如何劝说,她都当做耳旁风。”

    “我们的医嘱对她来说就是屁话。”

    “每次催吐之后,她就回自行的消失,也不跟我们任何人交代。”

    “这医院就好像是她的家一样,来去自如。”

    听了张小建的讲述,何北似乎有些理解医生护士的无奈。

    遇到这一类的病人,的确很头疼。

    因为他们根本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

    使劲儿的造作,反正身体是他们自己的,医生和护士能管得了她一时,管不了她一世。

    何北听后,赶紧说道。

    “可是她的病历上说的是胰腺炎,这种情况下,就应该住院治疗。”

    张小建听后,耸了耸肩道。

    “你以为我们医生没有交代?”

    “我们总不能给她配个保安,二十四小时都跟着她吧?”

    “腿长在她身上,她想跑我们拦得住吗?”

    “大家都挺忙的,还有更多的病人需要我们。既然她不配合,那我们也没必要煞费苦心。”

    “身体是自己的,既然她连自己都不肯爱惜自己的身体,那我们说这些又有什么用?”

    何北听后,凝眉道。

    “那她的家人呢?”

    张小建摇头。

    “没见过,每次都是一个人来的。”

    “偶尔会有一个矮胖矮胖的女生跟她一起,听说是她的朋友。”

    “总之,这个徐小小不听医嘱,根本不配合我们治疗。”

    “所以我们也是有心无力。”

    “不过你放心,过两天她还会来。”

    “你要是有能耐,就把她留在医院,让她配合我们,接受治疗。”

    “行了,话我都说完了,没事的话,我先睡了。”

    “明天还有两个手术,啊呜!”

    张小建说完,打着哈欠,再次睡了过去。

    看着张小建熟睡的模样,何北实在是睡不着。

    当晚,他查看了徐笑笑的所有住院记录以及检查报告。

    越看越是触目惊心。

    果然就像张小建说的那样,这徐小小基本上没过几天,都会来催吐。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她来医院就有七次。几乎三天一次。

    “这女孩儿不要命了吗?”

    何北可是很清楚,催吐会要命的。

    如果只是合理适当地催吐还没什么。

    可是这徐小小明显已经将催吐当做了一种常态。

    “不行,明天要找主任谈谈。”

    何北实在是放心不下。

    ……

    第二天一早,交接完了班之后,何北就跑去了蒋云的办公室,想找蒋云谈谈。

    砰砰砰!

    “进来!”

    走进办公室,发现蒋云正在看一些报告。

    屋子里则是有一大股的烟味儿。

    当蒋云看到何北的时候,不禁眉头一皱。

    “何憨憨?”

    “你不是在值班吗?找我有事?”

    看样子黄熙雅说得对,蒋云给每个手下都起了绰号,自己这个憨憨的绰号跑不掉了。

    当然现在不是在乎这个的时候。

    何北拿出了自己昨晚整理的有关于徐小小的病例报告,然后交给了蒋云。

    “蒋医,这是患者徐小小的病例报告,可不可以找你谈谈?”

    当蒋云听到徐小小这个名字的时候,不禁微微皱眉。

    “你想谈什么?”

    “又来教我?”

    听了这话,何北赶紧摆手道。

    “不是的蒋医,我没有那个意思。”

    看到何北紧张兮兮的样子,蒋云不禁笑了起来。

    “哈哈哈,瞧瞧你那样子,真是个憨憨。”

    “行了,逗你玩儿。”

    “不过关于这个病人的事,没什么可谈的。”

    听了蒋云的话,何北顿时眉头一皱。

    “为什么?”

    “我们是医生,她是病人。医生治病人,天经地义,为什么不能谈?”

    何北质问着蒋云,语气中有些许的不解和埋怨。

    蒋云听后,顿时眉头一拧。

    “又来教我做事?”

    “那我就老实告诉你小子,老子最讨厌的就是那些,不爱惜自己身体的人。”

    ……